陌陌主播流失、游戏业务惨淡 仅靠探探独木难支

2021-01-06 23:10  来源:投资者网   点击:
 

近期,《齐鲁晚报》在其报道中指出,有人通过陌陌发布招嫖信息。也有爆料人表示自己在参与平台"相亲"的过程中被骗5000元。这已经不是陌陌第一次因为内容违规问题被媒体曝光。而在这些现象背后,是陌陌自身的增长瓶颈,已经到了不得不正视的时候。

股价的持续低迷,源于陌陌一段时间以来,一直都没能找到重振业绩的有效方式。去年第三季度,其本就不高的游戏收入同比锐减49%。虽然公司对外声称主播数量流失40%并不会影响业绩,但直播收入却诚实地下降了27%。

在财报中,陌陌CEO王力提到"核心直播业务内部的结构改革取得了初步成功",并指出反应公司生态健康性的关键指标已经显示出积极的迹象。但通观财报全篇,却似乎并没有数据能够支撑这一观点。

陌生人社交的困局

陌陌上线于2011年8月3日,是一款基于地理位置的开放式移动视频社交App,用户在陌陌上可以通过视频、文字、语音、图片来向其他的陌生用户展示自己。由于在使用过程中App会向用户索取位置权限,这给用户之间从"线上交友"到"线下见面"的过程提供了方便。

但也正是为此,当这项功能成为卖淫、诈骗等黑色产业招揽生意的手段时,App的性质也会随之发生变化。

早在2013年,央视在报道中便提及过多款社交App中存在疑似招嫖信息。随后,中新网在跟进调查的过程中,也发现类似信息在陌陌上同样存在。彼时的陌陌刚刚上线一年多。

对于陌生人社交赛道上层出不穷的许多App而言,如何避免社区环境由陌生人社交转向荷尔蒙社交,是一直以来的难点。陌陌作为赛道上最早一批吃螃蟹的人,在入场之初,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将要面对的挑战。当意识到当平台调性转向"荷尔蒙社交"的后果时,想要转身就没那么容易了。

陌陌CEO唐岩就曾在自己微博写道,"最最重要的还是你出差孤独的住在1507房间的时候,可以通过LBS(基于位置服务)发现1509房也有个同样境遇的年轻女子。"管理层对于一款社交软件的定位,将会直接影响到软件内部的交流氛围。

诚然陌陌曾靠着荷尔蒙社交获得过商业上的成功,2014年2月7日,陌陌宣布其注册用户数量突破1亿。而最新公布的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陌陌的月活用户数为1.115亿,六年时间过去,陌陌在用户数量上并未取得进一步的增长。

赛道上的后来者为了避免重蹈陌陌的覆辙,在引导用户行为、优化平台氛围上各显神通,在上线之初都会打出各类口号,大有要与"荷尔蒙社交"割席之势。如Soul打出了"灵魂社交"的口号,在上线初期的氛围也的确在运营方的引导下被用户交口称赞。但随着用户数量的增长,也不乏有老用户颇为痛心地表示"Soul变了"。

陌生人社交赛道上,后来者避开前人踩过的坑仍在艰苦跋涉着。而走在前面的陌陌,尽管有"赴美上市"、"实现盈利"等光环加身,日子却并不好过。

主播流失,增长受阻

从公司最新发布的2020第三季度财报来看,陌陌的业绩可谓乏善可陈。

"第三季度亮点"与"头九个月亮点"两个板块中披露的月活、收入、利润等重要数据,都呈现下降趋势。

陌陌第三季度的月活用户数量较第二季度减少了500万,回顾过去几个季度的财报能够看出,陌陌在用户数量上的增长早已触及瓶颈,一直在1.1亿上下小幅涨落。虽无较大跌幅,但用户的人均消费能力却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低。

陌陌第三季度收入较2019年同比下降了15.4%,为37.667亿元人民币,净利润较2019同期下降更为明显,由8.939亿元下降至4.567亿元,跌幅达48.9%。

业绩衰退主要是因为直播业务收入的下降,据Tech星球2020年3月的报道,受疫情与抖音提高主播扶持力度的影响,约有40%的主播离开了陌陌。面对如此规模的主播流失,时任CEO唐岩曾表示:"抖音与陌陌的用户画像不同,所以并没有实质性的影响。"

在上线之初,直播业务成为了陌陌最主要的变现渠道,也贡献了陌陌超过60%的收入。这一比重在2019年初达到最高点,彼时直播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曾达到73.16%。

如今,这一比重也依旧高达65.1%,但其实际含金量却缩水严重,财报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陌陌的实时视频服务收入缩水约27%。

唐岩口中"没有实质性影响"的原因无从得知,但主播流失对直播收入的打击,却清楚地呈现在财报当中。尽管如此,在2020第三季度财报中,CEO王力表示"核心直播业务内部的结构改革取得了初步成功",并指出反映公司生态健康性的关键指标已经显示出积极的迹象。

但在通观陌陌财报后,《投资者网》发现能够支持这一观点的数据,是公司仍在保持增长的增值服务收入,但其增速也有所放缓,第三季度增值服务收入较上一季度仅增加1亿元。

增值服务的增长,可能与探探业务的增长有关。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披露公司现有1310万直播与增值付费用户,其中有450万为探探用户。而在第二季度,这两个数字分别为1280万与320万。

换言之,相较第二季度,探探的付费用户数量增长了130万,而探探之外业务的付费用户数量则减少了100万,探探以一己之力,扛起了30万新增付费用户数的大旗。但付费用户和增值服务的略微增长与明显下降的直播收入放到一起,可以看出,目前陌陌用户的消费意愿下降已经十分明显。

游戏领域艰难求索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曾称"营收结构多元总比单一好,这是陌陌相比欢聚的一个加分点。欢聚有直播依赖症,因为没有用户体系,用户之间的联系不好。而陌陌是社交软件出身,有收取会员费的基础"。

作为陌陌目前最主要的创收方式,直播业务已现颓势,陌陌也在尝试寻找新的增长点。就像B站前些年依靠游戏业务补贴公司经营一样,手握1亿月活用户的陌陌,也打算利用自身的社交属性,拓土游戏领域。

实际也与陌陌所期望的那样,游戏业务一度曾是陌陌规模仅次于直播的收入来源,陌陌上市前的财报显示,其游戏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一度达32%。2018年8月,上海ChinaJoy的最后一天,陌陌与万代南梦宫(上海)共同举办了一场发布会,陌陌签下了《数码宝贝》这一IP,双方宣布共同打造《数码宝贝》正版手游。

这可以算是陌陌在游戏领域的高光时刻,本来,陌陌计划通过社交化的玩法激活资深用户,这也是腾讯等游戏大厂的通常做法。可好景不长,两年后的2020年9月,《数码宝贝:相遇》发布了陌陌服务器的停服公告。

在这两年间,陌陌的游戏业务收入以惊人的速度萎缩着,2020第二季度,陌陌手游业务收入1156万人民币,到了第三季度,公司手游业务收入仅为800万元人民币,较2019年同期减少49%。游戏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惨淡的游戏业务,也使得陌陌的相关部门发生了变动。2019年7月,曾有消息称陌陌将会在当年第二季度将游戏部门合并入商业化体系。2018年ChinaJoy期间代表陌陌出席发布会的,是公司联合创始人、游戏业务部总裁雷小亮。陌陌在近期财报中披露,雷小亮将因个人原因于2020年12月离开首席战略官的职位,转而作为公司资深顾问。

游戏业务的惨淡,与目前仍显坚挺的探探业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游戏业务作为曾经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如今已近沉寂,"后来者"探探,却成为了如今鹤立鸡群的存在。

但在陌陌的版图里,仿佛始终燃烧着一个"游戏梦"。就在《数码宝贝:相遇》陌陌服务器宣布停止运营的3个月后,北京商报消息称,陌陌推出了新的游戏品牌"MANAGAMES",将致力于海外游戏的研发与发行,该公司注册于香港。

该游戏品牌自发布以来颇为低调,《投资者网》曾向陌陌方面询问目前该品牌的情况,但一直未获回复。

从陌陌最新发布的哈你、是他、悄悄、Cue等应用以及在直播领域的若干举措来看,当下陌陌为自己制定的发展路线显然不在游戏领域。公司新任CEO王力在他的全员信中说道:"新的十年在一些固若金汤的领域依然有见缝插针的机会,让我们不妨试试。"

对陌陌而言,游戏并不是一个未知的领域,在游戏方面陌陌的确有一些积淀,但从《数码宝贝:相遇》来看,陌陌尚缺乏持续运营好一款游戏的能力。在陌陌的成长史中,游戏曾占有一席之地,但就目前来看,复兴自家游戏业务显然不是陌陌要首先解决的主要问题。(思维财经出品)

(责编:罗辑)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本网凡注明“稿件来源:猎绝网”的所有作品,转载请注明本网名称或链接;
②如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发邮件到755277197@qq.com告知,本站将会视稿件实际情况,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③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评论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