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业年终报道上篇:版号急剧缩水八成 游戏产业变形记

2019-12-12 01:13  来源:北京商报   点击:
 

短短一年的时间,版号发放量的快速收窄让整个游戏行业也在发生着一场始料未及的质变过程。12月10日,第二十六批游戏版号消息发布,获批游戏数量仅为42个。另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截至12月11日,今年发放网络游戏版号仅为1631个,不仅远低于2017年9368个版号的发放总量,甚至还不及停发版号的2018年前3个月的总量。已余额不足的2019年,对于国内的游戏市场而言绝对是令人难忘的一年。

版号发放量大跳水

2018年3月,向来人声鼎沸的游戏市场突然因版号停止审核,一夜之间掉入 “冰窖”。游戏版号是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批准相关游戏出版运营的批文号,一款游戏没有版号,商业变现之路就会受阻。那一年,游戏版号审批经历了长达9个月的“冬眠”,在2018年12月才公布了新一轮审批消息。

北京商报记者登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站统计发现,自2018年12月首批游戏版号开启审批至今,游戏版号审批发放共计二十六批次,共有1446款游戏获得国产网络游戏版号,185款游戏获得进口网络游戏版号,平均每月发放游戏版号120.5个。

以2017年为例,共有9368款游戏获得版号,平均每月约780个;而即便是2018年,游戏版号停止发放前的短短3个月时间内,获得版号的游戏数量共计2064款,平均每月发放版号约688个。这意味着,截至发稿,去年3个月的总量也超过2019年12个月的版号总量。

知名游戏人士老刀99表示,由于过去几年间,国内游戏市场整体发展过于迅猛,市场上存在着部分良莠不齐的游戏产品,甚至有些游戏以擦边球形式涉及黄、赌,也造成了不少社会的负面影响,审批趋严是国家对游戏行业进行整顿的政策举措,“对比以往,今年版号发放数量骤减已在预期之中,而这种形势几年内不会有太大变动。

“这两年国家对于直接影响到青少年身心健康的游戏是坚持审慎从严的原则,审批节奏会逐渐恢复正常,但总体原则不会变。”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对此强调。

大公司转型出海

表面上看,游戏行业的头部公司也没有受到版号发放的优待,直到今年第四批版号下发,腾讯网易才有了姓名。但在版号停更、政策调整的环境下,腾讯、网易大体量的版号存货以及成熟的出海业务体系还是体现出优势。

北京商报记者根据公开资料初步统计发现,腾讯与网易两大巨头在2017年1月1日至2018年3月28日获得游戏版号数量超过100个。即使目前版号数量收窄,截止12月10日,腾讯以及网易仍分别拿下14个和13个版号,在所有获得版号的运营商中位居前列。北京商报记者就版号政策应对问题致电腾讯与网易相关联系人,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对方的回应。

老刀99认为,大公司在应对版号政策调整有更多的选择,“但大公司项目很多,可能某些项目受到调控拿不到版号,但也有其他项目可以赚钱。大公司还可以去做海外,生存方式比较多。”

出海、转型是头部公司的两个关键词。

据《2019全球移动游戏市场中国企业竞争力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自主研发网络游戏海外市场实际销售收入预计将超110亿美元,较2018年的95.9亿美元有较大增长。其中,报告分析企业竞争力前五位分别是腾讯游戏、网易游戏、三七互娱、世纪华通以及完美世界。

事实亦是如此,腾讯今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海外市场的营收目前已在腾讯游戏业务总营收中占比超过10%。Sensor Tower 11月数据显示,腾讯 《PUBG MOBILE》在海外吸金近7000万美元。网易凭借旗下《荒野行动》、《阴阳师》、《第五人格》等手游发力,屡居中国发行商出海收入排行榜榜首。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爆款游戏《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因没有版号而迟迟无法变现大大影响了腾讯的业绩。而在今年,4月获得版号、以反恐军事竞赛为主题的游戏《和平精英》正式替代其上线运营。此外,腾讯在今年还推出了《家国梦》、还计划推出《普通话小镇》等主旋律游戏。在业内人士看来,运营更符合版号审批要求的游戏是游戏大厂选择谨慎的体现。加上游戏大厂本身背靠众多游戏存量,许多没有获得版号的游戏都拥有大体量的用户基础,版号发放恢复正常以后,商业变现也将随之而来。

业内第二梯队的游戏公司也在今年加码多元化布局策略,海外游戏营收让不少上层游戏公司在苛刻的市场环境下交出数字可观的成绩单,但不能忽略的是,大多数公司本身就有出海基础。

以三七互娱为例,在2012年就开展了出海业务,每年从海外取得的营收近10亿元,稳定增长;今年,三七互娱推出《斗罗大陆》H5实现了产品品类的突破,《斗罗大陆》H5于新马等地区上线发行,取得首月流水突破千万的成绩;

完美世界则试图打造影游双引擎,并在电竞方面谋求布局。财报显示,2019上半年,完美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6.56亿元,公司游戏及影视业务营收同比增长12.4%,电视剧业务整体营收实现56.1%的同比增长。2019年,完美世界还举办了多场全球性的电竞赛事,其中包括业界最具影响力的DOTA2国际邀请赛。

小公司批量死亡

过去这一年,相比抗风险性较强的大公司,小公司显然没那么幸运。

“大公司本来游戏就多,没版号也不差那一个。但对于我们,一款游戏就是我们的命啊。” 刚毕业没多久的沈毅满怀游戏梦想到北京做游戏,去年11月他所在的游戏公司就倒闭了,谈到版号的影响他仍是一脸无奈,“也不怪他们,小公司想做游戏资金方面本来就难。没版号发不了游戏,每天就是在亏钱。只能倒闭了,遣散费都没能力给。”

自去年开始,沈毅养成了每个月都去广电官网刷消息的习惯,试图在名单上找到自己付诸两年心血的游戏,终于在3月的一批版号信息中找到自己熟悉的名字。那天他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句动态:“版号下来了,但人都不在了。”

沈毅的公司不是少数,今年年初,有媒体在报道中说“广州科韵路上的几千家游戏公司,已经倒闭了上百家”,入行15年的游戏策划陈启告诉记者,他相信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陈启就职于北京朝阳区一个做二次元IP的游戏公司,在他看来不是每个游戏公司都适合出海。“它只是给小公司一个挣扎的机会,本质上还是要依靠游戏公司以及游戏产品的硬实力。”陈启解释道,“版号只是一个导火索,真正要看到的是一些游戏公司本身的产品就没有市场价值。”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一些没有得到版号的中、小型游戏公司和独立游戏开发者也把目光投向主机平台和海外发行平台Steam上。因Steam中国迟迟未上线,把游戏登录到无需版号资质的Steam海外版发售成为了获得游戏收入的途径之一,一些优秀的国产独立游戏也随之涌现。

其中在2018年登陆Steam平台的国产独立游戏《太吾绘卷》、《中国式家长》因玩法独特、制作精良备受好评,单机武侠游戏《太吾绘卷》上线不到两周,销量就突破四十万,成为第一个登顶Steam销量榜的国产游戏。

“现在的市场形势在促使游戏公司做精品以适应版号审核的要求,同时游戏公司也应把目光放到其他游戏发行平台上争取更多机会,”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认为,游戏版号发放的减少是在推动游戏的精品化,突出游戏的文化属性,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相统一。

陈启也认同这一观点:“好的游戏怕拿不到版号吗?要把这些限制当筛子,过滤掉一些行业里不好的东西,才能留下真正精华的。适者生存,游戏行业从来都是这样的。”

(责编:罗辑)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本网凡注明“稿件来源:猎绝网”的所有作品,转载请注明本网名称或链接;
②如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发邮件到755277197@qq.com告知,本站将会视稿件实际情况,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③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相关TAG

评论

热点排行